中國 瀘州京劇緣酒業有限公司
全國招商電話:0830-2397897
北京辦事處:010-61226093
地址:四川省瀘州市江陽區春景上路2號佳樂世紀領寓1號樓924號
聯系人:任先生 13551667733
Http://www.ipjna.tw
 

京劇大師親赴抗美援朝前線

        今年是抗美援朝60周年紀念,使我想起京劇大師梅蘭芳、周信芳、程硯秋、馬連良等赴朝慰問演出的一些情形。

  1953年10月,第三屆中國人民赴朝慰問團前往朝鮮。慰問團的總團長是賀龍,梅蘭芳、周信芳任副總團長。參加慰問團的有梅先生率領的梅劇團,周信芳率領的華東戲曲研究院京劇實驗劇團,還有程硯秋率領的程硯秋劇團和馬連良率領的馬連良劇團。這是代表全國京劇最高水平的慰問演出團。

  慰問團到達平壤后,在地下劇場為朝鮮政府的干部演出,慰問團的文工團演出了歌唱、舞蹈和雜技節目,梅蘭芳演出了《霸王別姬》的舞劍。金日成觀看了演出,戲完后,金日成對梅蘭芳說:“我聽見你的名字有好多年了,這次才看到你的表演,想不到你那么年輕。”金日成在黨中央禮堂招待慰問團全體成員,賓主在一張長桌上用餐,金日成舉著杯子與大家一一干杯。崔庸健看了梅蘭芳的表演,對梅說,他早年到過中國,曾在云南講武堂求學,二十年前就看過梅的戲,他說:“這次又看到你的表演,非常高興,你還是那么年輕。”慰問團還多次為朝鮮人民作了慰問演出。

  不久,慰問團在志愿軍司令部駐地舉行了一次規模盛大的慰問演出。這么多的大牌同臺,如何排戲碼,真是個難題,但大師個個互相謙讓。最后商定戲碼順序為:程硯秋、沈金波(飾王允)的《三擊掌》,周信芳、齊英才的《徐策跑城》,馬連良的《四進士》一折,大軸是梅蘭芳的《貴妃醉酒》,由齊英才、馬富祿扮演高力士、裴力士。如此堅強的陣容可說是千載難逢。演出在司令部前的空曠土坡上進行。舞臺是臨時搭建的,一塊幕布把前臺、后臺隔開。志愿軍戰士們沿著土坡,一層一層地席地而坐,約有一萬余名觀眾,場面十分壯觀。大師們的精彩表演受到了熱烈的歡迎,多次謝幕,欲罷不能。演出結束后,賀龍同志和志愿軍首長上臺,祝賀演出成功,并設宴招待全體同志。因為正值戰時,又地處前沿,宴會極為簡樸,只是吃一些罐頭食品而已。但是親人團聚,氣氛分外熱烈和親切。

有一天晚上,慰問團在廣場為志愿軍戰士演出,廣場上人山人海,有的坐在小板凳上,有的席地而坐,約有兩萬人左右。這天的節目有《收關勝》、《女起解》、《金錢豹》,最后是梅蘭芳、馬連良的《打漁殺家》。第一個節目是華東京劇團的《收關勝》,演出不久,就起風了,演到一半,下起雨來,先是淅淅瀝瀝的小雨,后來越下越大。領導決定中止演出,他們說:“全場同志們都不肯走,他們一致要求和梅先生見一面,對他們講幾句話。”梅蘭芳說:“只是講幾句話,太對不住志愿軍同志們了。況且他們有的是從二三百里路外趕來的。這樣吧,我和馬連良先生每人清唱一段,以表示我們的心意。”馬連良很同意梅的意見。于是梅蘭芳和馬連良從化妝室出去,走到臺口。梅蘭芳在擴音器前面說:“親愛的同志們,今天我們慰問團的京劇團全體同志抱著十分誠意向諸位作慰問演出,可是不湊巧得很,碰上天下雨,因此不能化妝演出,非常抱歉。現在我和馬連良先生每人清唱一段,表示我們對最可愛的人的敬意。我們在別處慰問完后,還要回到此地來再向諸位表演,以補足這一次的遺憾。”話音剛落,臺下的掌聲、歡呼聲如同雷鳴相仿,響徹了整個山谷,二三分鐘后才平息下來。馬連良演唱了拿手的《借東風》,梅蘭芳演唱了《鳳還巢》。兩位大師在雨中清唱,兩萬觀眾在雨中看戲,構成了一幅十分動人的場景。

  有一次,在朝鮮中部香楓山慰問演出,演出的所在地是在半山中開辟出來的一個廣場,臺是臨時搭起來的,舞臺的左后方用蘆席隔成一間露天的化妝室。那天周信芳演出《徐策跑城》,梅蘭芳在化妝室扮演。周信芳演好《徐策跑城》下場,對梅蘭芳說:“今天臺上風太大,抖袖、甩髯、跑圓場的種種身段都受了限制。”梅蘭芳心中就琢磨,自己怎么來對付這個困難。那天他演《貴妃醉酒》,一出場就感覺到身段表演的確受了限制。但“海島冰輪初轉騰……”的大段唱腔中,他逐漸找到了在大風中表演的訣竅,做身段要看風向,水袖的翻動,身體的回轉,必須分外留心,盡量順著風勢來做,免得吹亂了衣裙。而醉后的聞花、銜杯以及與高、裴二力士所做的幾個身段,注意加重幾分力量,以控制住風對表演的影響。唱的時候則不能迎著風唱,這樣會把嗓子吹啞了,要避著風,并想法靠近擴音器,使聲音能傳到廣場的最后一排。梅蘭芳這些辦法很奏效,演出非常成功。

  慰問團為了更好地為最可愛的人服務,根據不同的條件,采取不同的演出形式。在前沿演出,有時在坑道里演,有時在山洞里演。有一次在山洞里為志愿軍指戰員演出《群英會·借東風》,馬連良飾孔明,周信芳飾魯肅,齊英才飾周瑜,馬富祿飾蔣干。山洞里很暗,慰問團特地自備了發電機發電照明,使演出進行得很為順利,志愿軍指戰員們看了,十分激動。

志愿軍負責接待工作的同志對慰問團照顧得無微不至,但是慰問團表演的時候,他們往往沒有時間去看戲。有一天晚飯后,作家老舍和周信芳散步的時候,聽到一間房間里有胡琴的聲音,就來告訴梅蘭芳:“今晚我們組織一個清唱晚會來慰問他們一下吧!”梅蘭芳說:“這主意好,最好再找幾個人來參加,熱鬧些!”于是又去找了馬連良和山東快書說唱家高元鈞。他們一起走到那間屋子里,老舍說:“今天我們特地來跟大家湊一個臨時清唱晚會。”大家鼓掌歡迎。有人提議去找劇團的琴師,梅蘭芳說:“不必了,剛才聽見胡琴響,就請那兩位同志給拉一下,更有意思。”一位同志介紹說:“這兩位是我們的炊事員牟紹東、王占元同志。”牟、王二位謙遜地說:“怕托不好你們的腔。”梅蘭芳說:“不要緊,我們會湊合你的。”于是清唱晚會開始了,馬連良演唱了《馬鞍山》和《三娘教子》,周信芳演唱了《四進士》,老舍也唱了一段《釣金龜》,接著,梅蘭芳演唱了《玉堂春》,最后高元鈞掏出兩塊銅片,說了《武松打虎》和幾個輕松有趣的小段子。這個演唱會引來了許多人,門外空地上站滿了志愿軍同志。有的人用手拍著板,有的還輕聲跟著調子哼腔,他們說:“像這樣的清唱晚會,比看舞臺上的表演還要難得啊!”

  這次慰問團中的京劇團雖然是由梅、周、程、馬領銜的四個京劇團聯合組成的,但彼此配合得非常默契,合作得非常和諧。幾位大師不僅各自演出了拿手的戲目,如梅蘭芳的《貴妃醉酒》、《宇宙鋒》,周信芳的《徐策跑城》、《追韓信》,程硯秋的《三擊掌》等;而且他們幾位還聯袂合演,如梅蘭芳與周信芳合演《打漁殺家》,梅蘭芳與馬連良合演《打漁殺家》,周信芳與馬連良合演《群英會·借東風》等,堪稱珠聯璧合。另外,這個團表現出極強的凝聚力和戰斗力。雖然只有18名演員,另加幾位搞音樂和舞美的同志,但每個人都身兼數職,彼此通力合作,出色地完成了任務。

  慰問團不僅演出任務繁重,在前線演出時生活也很艱苦。齊英才先生在《梅周在朝鮮前線》一文中曾回憶道:“幾位大師當時都是近六十的人了,住,是志愿軍臨時給我們搭建的帳篷,地下鋪的是稻草,軍被每人兩條,晚上睡覺一個緊挨一個,四位藝術大師也和大家一樣。吳石堅團長有時和他們閑聊說:‘大師們睡地鋪,太委屈各位了!’‘這就很好了!’梅蘭芳說:‘人家家國都毀了,我們住在這帳篷中,能遮風擋雨就很好了,咱們是來慰問的,不是來享福的嘛!’‘好不好是比出來的’,程硯秋接著道:‘比起朝鮮人民的苦難來,我們是在享天堂之福了!’馬連良也說:‘不到朝鮮,不知戰爭的殘酷,我們睡在帳篷里,可朝鮮老百姓還睡在地洞中哪!’‘我們慰問別人,自己也在受教育’,周信芳道:‘滿足于睡稻草地鋪,也是一大進步’。這是發自他們肺腑的議論!”四位大師如此以身作則,做出了表率,全團上下就更加情緒高昂,意氣風發了。

  這次慰問團從1953年10月初出國到朝鮮,他們到了新義州,到了平壤,到了前沿陣地,還隨賀龍總團長到大同江邊,慰問修橋的志愿軍工兵部隊。可以說他們走遍了朝鮮的山山水水。11月中旬,他們從朝鮮回國,又在安東、沈陽、錦州等地慰問歸國的志愿軍部隊。周信芳在《鞏固赴朝鮮慰問演出的收獲》一文中,曾這樣說:“在將近三個月的時間內,我們在賀龍總團長的領導下,勝利地完成了祖國人民交給我們的光榮任務。這對于朝鮮人民與中國人民志愿軍起了莫大的鼓舞作用,使他們在保家衛國、保衛世界和平的斗爭中,將有更大的貢獻。每一個赴朝慰問的代表、文藝工作者及工作人員也得到了一次極其深刻的國際主義與愛國主義的教育。”他們的慰問演出雖然結束了,但是他們美妙的唱腔仍然回蕩在朝鮮秀麗的山谷之間,也久久地回響在朝鮮人民和中國人民志愿軍指戰員們的心間!沈鴻鑫

金蟾捕鱼 大闹天宫 李逵劈鱼 一分3D全天计划 天天捕鱼电玩城 澳洲快乐时时是真的吗 体彩开奖号今天 排列三组六遗漏 足彩即时比分直播 东方6十1历史开奖码 新彊福利彩票时时彩开奖结果 pk10走势图片 安卓 捕鱼大师 五分赛计划 20选5复式中奖计算器 吉林时时早上几点开 2018世界杯战绩表 新时时数据遗漏 赛车用一千赢一万方法